首页 > 返回列表

母亲说普通话

母亲没上过学,是一个文盲。可母亲却照样把普通话说得游刃有余。起初,她一口本地话常常惹得外省媳妇不知所云。后来,母亲为了能跟媳妇沟通,硬是学会了说普通话。她在深圳照顾孙子,一呆就是几年。母亲模样周正,衣着整洁时尚,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别人还以为她是刚退休的老干部呢。

每当听到别人夸老太太有涵养,有气质,会交际时,母亲总是抿嘴微微一笑。我们也惊讶母亲的变化,每当此时,母亲就会得意地告诉我们,你们这些菩萨还是出自观音手呢,你们会的我也会,不要小瞧文盲。

在我的记忆里,母亲第一次开口说普通话是被迫无奈的。那一年,弟弟谈了一个外地的女友,春节带她回家。她是外地人,自然听不懂家乡方言,我们跟她交流都用普通话。但母亲从小就没有进过学堂门,自然不会说普通话。准儿媳的普通话她张不了嘴,自己一口地道的方言准儿媳也听不懂。母亲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家人兴高采烈地说着笑着,干着急。她即便偶尔爆出一句话来,人家却不知所云。她就像一个哑巴急于想表达内心的情感,却又无法表达,母亲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春节一过,弟弟带着女友回深圳了。这下老妈发了狠了。以往喜欢听地方台的她,一反常态,把频道调到中央一台,端正仔细地聆听播音员说普通话,然后又一句一句地学。这还不够,只要家里有人,她不耻下问地从最简单的“你吃了饭吗?”这些口语向我们讨教。记得有一次母亲用她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对我说:“妞,快把盖子拿过来”,我听到不禁笑得要喷饭了。原来母亲把盖(gai)子说成戒(jai)子了。等她明白过来后,却一点也不恼,却一脸无辜地问我,她到底哪里说错了。我忍了好久才把笑停下来,告诉了她。母亲听了,先要我把正确的读音告诉她,然后像鹦鹉学舌般重复好几遍,直到说标准为止。看着母亲如此认真的模样,我从此不敢笑她。

由于母亲的坚持和执着,半年后,便能说出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了。国庆节弟弟带女友回家结婚时,母亲已经能用普通话跟弟媳交流了。弟媳听了,不禁大为惊诧,及至我们详细地告诉她母亲学说普通话的劲头和执着时,弟媳不禁深情地给了母亲一个拥抱。

弟媳生孩子后,母亲到深圳帮他们带孩子了。母亲虽然不识字,但她的性格开朗爱交际,再加上能说一口还算流利的普通话,在深圳她很快就有了熟人和朋友。如今母亲在深圳呆了好几年了,孙子也小学了。

母亲的执着和认真的劲儿,不但让我对她刮目相看,还从中学到了一个道理,不管多么艰难的事情,只要你用心去攀登,就一定会攻克的。

更多精彩内容

上一篇:
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