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返回列表

白河三月(组章)

前坡

春天,还未解下口罩,三月的前坡,已是樱花如雪;口罩遮掩住春天的面眸,遮不住满山樱花的脚步。

汉江抖落秦楚边城酒杯的液体,氤氲起晨雾,架起云桥,把桃花的嫣红、油菜花的金黄铺撒在汉江水面,水色,花色,雾色,勾勒出一道水色白河。

前坡,山坡是花园,不高不矮,不陡不峭。山坡温柔腼腆,那些樱花、桃花、梨花一样温柔。一草、一木,一花同样温柔。山坡民房一间一间错落,村民临江而居,看春风秋月,听渔船划破汉江的声音。

当我老了,佝偻了身子,和樱花、梨花一起变白。落叶归根。当我老了,佝偻了身子,临近汉江,在前坡买一间房子,安放我一生漂泊的灵魂。

桃花在山坡上

山野沉默,春天被束缚在一座城市里,桃花也缄默不语。

人面桃花,孤单的等候了整个冬季,泛滥成思念,才下起了雪。阳光在山坡上决堤而出,在空气中摄取冰的养分,滋润起桃花的面颊,染红枝头红艳的相约。

三月,被桃花占据,山坡,小溪,还有蓝天,还有我行囊里你泛黄的诗集。

春风,像个漂泊的游子,把桃蕊打包起行李托运,一步一步北漂到白河的口岸,在山坡落脚。去年今日此门中,我在开满桃花的山坡上,写满浅吟低唱的诗行。

水色白河

白河,在水色里长大。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,你来或不来,我在边城白河等你。汉水在潺潺的流淌里拨动,水雾萦萦的氤氲中扩散,渐行渐远。

白河,在汉江岸那些颤动微笑的桃花,一如从前。春风吹开第一朵桃花的时候,我就把乡愁种满在山坡,直到桃花占领了白河,满目都是我殷红的印痕。当脚尖触碰的每一寸土地插满桃花的时候,我在白河等风,也等你。

白河何所有,你来,我赠你一城水色。

更多精彩内容

上一篇:

下一篇: